民国著名的多角恋杀人事件,共两男两女,至今

民国著名的多角恋杀人事件,共两男两女,至今

时间:2020-03-18 14:36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当我们以历史的眼光去看待历史本身时,未免会落入骄傲自满的窠臼,总以为今人的一切都胜过古人,可殊不知古代的很多事物都是我们无法企及的天花板。不使用一个金属钉的榫卯结构,堪比现代消防车的攻城云梯,具有环保功能的西汉长信宫灯,新朝王莽的游标卡尺……

古人的智慧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,这是实际生活方面的始料未及,而另一方面,在精神层面上,古人的思想往往比我们认为的更加前卫、更加大胆。民国距今已有百年之久,由于后人对其知之甚少,而遗留在照片上的人都显得木讷呆滞,所以今人普遍认为民国社会搭载了封建的最后一班列车。然而,事实却太出人意料。

1932年2月的某一天,杭州发生了一件荒诞离奇的杀人事件,死者名为刘梦莹,犯罪者名为陶思瑾,二人都是西湖国立艺术院的美术生,年龄都在二十岁左右。更关键的是,二人虽然都是女生,但她们却属于恋人关系。

被发现时,陶思瑾伤痕累累,已经昏迷,而刘梦莹身中四十多刀,已经死亡。案件发生在一个名叫许钦文的男人家中,因此当警方勘察完现场之后,就把这个冤大头给逮捕了,而实际上许钦文与此案毫无关联。可是,为什么陶思瑾与刘梦莹会在他的家里呢?

这就要引出另外一个人,陶元庆,他是一名画家,颇得鲁迅的赏识,曾为《彷徨》、《朝花夕拾》等集子做过封面。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是陶思瑾的哥哥。

许钦文与陶元庆两个男人之间,有一些微妙的情愫,二人互相倾慕、如胶似漆,以至到了珠联璧合的地步。可惜陶元庆在三十几岁时患病离世,这让老许痛不欲生,他不仅倾尽全力为老陶修建凤坟墓,更修建了“元庆纪念室”,将老陶的遗作悉数收藏,俨然是一副未亡人的架势。

老陶死后,还在求学的陶思瑾就没人照应了,所以许钦文自然就接过了这个担子,不仅收养小陶,学费、杂费、生活费的也帮小陶交着。或许许钦文是爱屋及乌,又或许是他在小陶身上看到了老陶的影子,总之他又爱上了小陶,非要闹着和她结婚。而陶思瑾这边正和刘梦莹热火朝天,而她又不想失去许钦文这棵摇钱树,因此只好勉强应付着。

陶思瑾也不是省油的灯,她在和刘梦莹交往的同时,又与多人确立关系,这其中有男有女……不得不说,小陶涉猎着实广泛。刘梦莹属于很容易缺乏安全感的性格,因此她经常充当私家侦探,监视陶思瑾的感情状态。每当她发现了陶思瑾有了新的人选,她的报复手段也很奇葩,就是以美色之躯去和那个人深度交往,以此破坏关系。

陶思瑾比刘梦莹年长2岁,因此最先面临来自家庭逼婚的压力,这让刘梦莹很是担惊受怕,总担心陶思瑾会突然被父母安排嫁人。而另一边,陶思瑾倒是心态散漫,还是选择过朝三暮四的生活。1932年底,陶思瑾与一位同校女教师陷入爱河,刘梦莹按照惯例吃醋,她们为这事吵了很多次,并最终酿成惨剧。

于是,1932年2月,在许钦文家中发生了开篇里说的那一幕。现场一片狼藉,遗留一把菜刀,可见菜刀就是杀人凶器,而两人都曾用刀伤害过对方,这真是爱得越深,伤得就越深。不过令人奇怪的是,刘梦莹并不是偷偷溜进许钦文家的,许钦文允许她也住在自己家,并默许了她的存在。

这就复杂了。许钦文似乎是爱着陶元庆、陶思瑾兄妹俩儿,陶思瑾与刘梦莹互相爱慕,而许钦文又知道她们的关系,那他与刘梦莹之间是否有瓜葛,而他收留一对恋人的目的又是什么?又或许四人之间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情节尚未被披露,而由四人织就的恋爱大网,又不知会牵扯出多少人。发生在民国的这一出情感大戏,实在是精彩。